许峰雄博弈电脑智慧

时间:2008-11-21   来源:   网友评论:0   人气: 194 作者:

处于科学大趋势前沿的计算机技术正孕育着重大的变革,尽管今天计算机的人工智能还是专用型智慧,但谁知道在微软亚洲研究院这种处于全球领先的计算机研究机构里会不会在某一天“生”出计算机的通用型智慧呢,尤其是遇到许峰雄这种计算机科技狂人的时候。

   如果许峰雄跟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过招,他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如果后者是与他设计的会下棋的电脑过招,那么许峰雄赢的几率可能是百分之一百。

         尽管已经有十年之遥,人们依旧还能清晰记得1997 年5 月发生的那场国际象棋人机世纪大战。电脑“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冠军”。从此,“深蓝”背后的许峰雄便被冠以“深蓝之父”的称呼。现在,“深蓝”的“爸爸”就坐在我眼前:样貌平实,头发花白,语速很快。每每至一个话题时候,他是要停顿十几秒的,怕是在脑中做数据处理呢,之后便又开始滔滔不绝。

再过一些年,许峰雄又会不会成为别的什么之父,不得而知,我们只是晓得,他身上那股子疯狂的钻研劲头,让他成“什么之父”也都在情理之中。

 

 


A1.jpg
A1.jpg 

 
人机博弈,抑或人人博弈?

         做科研的人似乎都有那么一骨子“倔”,这种固执在徐峰雄到了卡内基梅隆、遇上“人机博弈”课题后,愈发明显了起来。他总是说自己走“人机博弈”的道路“完全是机缘”。“有位教授来找我,要我帮忙去完成一台能下国际象棋的电脑。我喜欢下棋,也喜欢电脑,还知道让电脑学会下棋的努力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但直到那时为止,电脑还只是具有业余级别的棋力。我喜欢做这件事,可是我不能同意教授的计划。”

他们打算按照国际象棋的64 个格子做出一块芯片,所以那是一个很大的东西。“我觉得这种做法很笨,对教授说,现在的技术可以把这些东西装进一个晶片,为什么要做64 块?教授坚持当时流行的观点:如果加快电脑速度,必然增加电脑体积,我说‘不一定’,结果我和教授发生了冲突,教授认为我根本不想做。当然,后来我决定做,并不是为了跟教授赌口气。”

        “如果是赌气的话,这个代价也太大了。而是,我认定那是一个可以做的事情。计算机博弈的研究其实是对计算机处理能力的极限的不断挑战。”他说。现在回头看“深蓝”的价值,除了是在历史进程上有价值外,更多是给我们的研究提供了很多思考路径。“比如现在在微软我们主要做的是硬件加速,考虑这些硬件设备如何让Web Search 的速度提升。‘深蓝’是一个软件加硬件的结合体,尽管跟现在的研究有些差别,但是思路是可以用当时深蓝的研发过程来做的。

         回到当时,在得到自己另一位导师支持后,许峰雄打算用6 个月做出人家需要用两年完成的晶片。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旅程。他每天从早到晚坐在电脑前。第一个月,他要把36000 个晶体放在一块长6.8 厘米、宽6.7 厘米的芯片上,每一条线路都要重新设计;又用了4 个月,他把那些线路一点一线画出来,有几万个点和几万条线,其中大部分依靠手工完成。每周的工作时间超过70小时。

         第六个月开始的时候,他把36000个晶体连同所有电路全都装在芯片上了,再多一条线都加不进去。然后开始检测,在发生错误的地方重新开始。如果说之前的工作时间还比较长的话,最后这个月里,他几乎需要每天半夜就爬起来工作。“6 月大限”过后,他的芯片真的诞生了,不仅能够正常工作,而且证明比那64 个芯片组成的系统还要快10 倍。


 

文章评论